中国最伟大的外交家——东汉班超

【原文】

窦固出击匈奴,以班超为假司马,将兵别击伊吾,战于蒲类海,多斩首虏而还。固以为能,遣与从事郭恂俱使西域。超到鄯善,鄯善王广奉超,礼敬甚备,后忽更疏懈。超谓其官属曰:“宁觉广礼意薄乎?此必有北虏使来,狐疑未知所从故也。明者睹未萌,况已著耶?”乃召侍胡,诈之曰:“匈奴使来数日,今安在?”侍胡惶恐,具服其状。超乃闭侍胡,悉会其吏士三十六人,与共饮,酒酣,因激怒之曰:“卿曹与我俱在西域,欲立大功以求富贵,今虏使到数日,而王广礼敬即废,如令鄯善收吾属送匈奴,骸骨长为豺狼食矣,为之奈何?”官属皆曰:“今危亡之地,死生从司马。”超曰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当今之计,独有因夜以火攻虏,使彼不知我多少,必大震怖,可殄尽也!灭此虏,则鄯善破胆,功成事立矣!”众不应有宜曰:“当与从事议之。”超怒曰:“吉凶决于今日,从事文俗吏,闻此必恐而谋泄,死无所名,非壮士也。”众曰:“善。”**,遂将吏士往奔虏营。(边批:古今第一大胆。)会天大风,超令十人持鼓,藏虏舍后,约曰:“见火然后鸣鼓大呼。”余人悉持gng弩,夹门而伏。(边批:三十六人用之有千万人之势。)超乃顺风纵火,前后鼓噪。虏众惊乱,超手格杀三人,吏兵斩其使及从士三十余级,余众百许人,悉烧死。明日乃还告郭恂,恂大惊,既而色动,超知其意,举手曰:“掾虽不行,班超何心独擅之乎?”恂乃悦,超于是召鄯善王广,以虏使首示之。一国震怖,超晓告抚慰,遂纳子为质,还奏于窦固。固大喜,具上超功效,并求更选使使西域。帝壮超节,诏固曰:“吏如班超,何故不遣而更选乎?今以超为军司马,令遂前功。”超复受使,(边批:明主。)因欲益其兵,超曰:“愿将本所从三十余人足矣。如有不虞,多益为累。”是时于阗王广德新攻破莎车,遂雄张南道,而匈奴遣使监护其国。超既西,先至于阗,广德礼意甚疏,且其俗信巫,巫言神怒:“何故欲向汉?汉使有马呙马,急求取以祠我。”广德乃遣使就超请马,超密知其状,报许之,而令巫自来取马。有顷,巫至,超即斩其首以送广德。因辞让之。广德素闻超在鄯善诛灭虏使,大惶恐,即攻杀匈奴使而降超。超重赐其王以下,因镇抚焉。

〔评〕必如班定远,方是满腹皆兵,浑身是胆。赵子龙、姜伯约不足道也。

辽东管家庄,长男子不在舍,建州虏至,驱其妻子去。三数日,壮者归,室皆空矣,无以为生。欲佣工于人,弗售。乃谋入虏地伺之,见其妻出汲,密约夜以薪积舍户外焚之,并积薪以焚其屋角。火发,贼惊觉。**起出户,壮者射之,贼皆死。挈其妻子,取贼所有归。是后他贼惮之,不敢过其庄云。此壮者胆勇,一时何减班定远,使室家无恙;或佣工而售,亦且安然不图矣。人急计生,信夫!

【注释】

窦固:东汉外戚,兼习文武,明察边事。汉明帝时以奉车都尉出击匈奴,大胜而归。

班超:班彪次子,班固弟,年少时投笔从戎,后出使西域,封定远侯。

假:代理。

伊吾:西域古国名,在今新疆哈密。

蒲类海:今之巴里坤湖,在哈密之北。

鄯善:西域古国名,在今新疆东南部。

北虏:指匈奴。

殄尽:全部消灭。

死无所名:死得没有价值。

不虞:不测。

于阗:西域古国名,在今新疆和田。

莎车:西域古国名,在于阗西北。

雄张南道:雄风张扬在西域南道。当时由汉往西域,分南北两道,于阗、莎车皆在南道。

马呙马:浅黑色的马,此处指班超的马。

姜伯约:三国时蜀将姜维,字伯约。

建州虏:明代建州女真人,满洲人的前身。

【译文】

东汉窦固远征匈奴时,曾命班超为代理司马,同时另率一支部队攻打伊吾国,与匈奴军大战于蒲类海,战绩辉煌。当时窦固很赏识班超的才干,就派他与郭恂出使西域。当班超初到鄯善时,鄯善王广很热情地欢迎他,礼数很周到,但是不多久态度突然变得很冷淡。班超就对部下说:“你们不觉得鄯善王广对我们变得很冷谈了吗?一定是因为有匈奴使者来到的缘故,使得鄯善王打不定主意要依附哪一方。一个善于观察事物的人,在事故未发生前就能感觉到;如今事态如此明显,我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?”于是,班超招来鄯善的侍卫官,若无其事地问:“匈奴使者已经来好几天了,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何处?”侍卫官听了吓一跳,只好一一据实回答。班超支开侍卫官后,立即召集所有部属共三十六人一起商议,他们一边饮酒一边交换意见,当大家半醉时,班超突然慷慨激昂地说:“诸位跟我一同来到西域,目的是为朝廷建立功业并求个人富贵。现在匈奴使者才到几天,鄯善王广对我们的态度就如此冷淡,如果鄯善王把我们逮捕后交给匈奴,那我们的骨骸岂不是将变成豺狼的食物吗?诸位对这事有何高见?”随员一听,立即一致表示:“如今我们身陷险地,是生是死全听从司马的指挥。”这时班超起身说:“常言道:‘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’为今之计,只有在半夜用火攻匈奴使者,让他们摸不清我们有多少人,再趁他们心生恐惧时一举将其歼灭。只要除去匈奴使者,鄯善王就会被吓住,那么其他的事就容易办了。”然而却有随员表示要跟郭恂商量再做决定。班超听了,很生气地说:“成败的命运就在今晚决定。郭恂是文官,万一他听了计划后由于害怕而泄露机密,反而坏了大事。人死不留名,就不算英雄好汉!”众人说:“好!”于是,班超在午夜时分,率所有随从一起杀进匈奴使者的营地。(边批:古往今来最胆大的行为。)正巧这时刮起大风,班超派十余人手持战鼓躲在营地后面,约定说:“见到火光就击鼓高声叫喊。”其余人则各拿弓箭,埋伏在营地大门两侧。(边批:用三十六人造成了千万人的声势。)部署完毕,班超乘着风势放火,指挥鼓兵击鼓。匈奴使者听到鼓声,再看到熊熊火光,都惊慌失措,纷纷夺门外逃,班超亲手杀死三人,其他随员射杀三十余人,其余一百多人则全被大火烧死。天亮后,班超把夜袭匈奴营地的事告诉郭恂,起先郭恂大为惊讶,继而有些失望,班超看出了郭恂的心意,便举起手说:“你虽没有参加昨夜的战役,但我班超又岂会独居其功呢?”郭恂听了,顿时面露喜色。于是班超又求见鄯善王广,并把匈奴使者的头颅拿给他看。消息传出后,鄯善国举国为之震惊,这时班超极力安抚鄯善王,终于说动他以王子为质与中国修好,于是班超凯旋而回向窦固报告。窦固非常高兴,详奏班超的功绩,并恳请朝廷另派使者前往西域。明帝对班超的胆识极表嘉许,于是诏令窦固:“像班超这样的人才,理应任命其为正式的出使西域使者,为什么还要奏请朝廷另派他人呢?现在就任命班超为行军司马,让他接着立功。”因此班超再次出任出使西域使者。(边批:汉明帝是明主。)窦固本想增强班超手下的兵力,班超却说:“我只要带领以前的三十多人就足够了,因为万一发生什么事情,人多反而会带来麻烦。”当时于阗王广德刚刚攻占莎车国,在西域南道称雄,而匈奴却派使者来,准备保护莎车。班超到达西域后,首先来到于阗。不料于阗王广德对他们态度很是冷淡。于阗风俗笃信巫术,有位巫师说:“天神正在发怒,为什么我们要听命汉使?汉使有匹乌嘴马,你们赶紧要汉使把马献出来祭神。”于阗王广德立刻派人向班超要马,班超早已明白对方意图,就答应了他,并让巫师亲自来取马。不多时,巫师果然亲自过来,班超却命人将巫师的头砍下送回给于阗王广德,并严辞责备他。于阗王早就听说班超在鄯善国杀死匈奴使者的事,如今又亲眼目睹其胆识,内心非常害怕,就主动派兵围杀匈奴使者,并向班超请降。班超为了安抚于阗君臣,赏赐他们许多礼物。

〔评译〕一位像班超这样的大将,才称得上是真正的胸有成竹,浑身是胆。至于三国时代的赵云、姜维这类人物比起班超来实在是差远了。

案例:辽东管家庄的庄主,一次外出时,建州贼趁机袭击并且掳走了他的妻子。三四天后庄主回家一看,家中不但财物被洗劫一空,连妻子也没了。为了生活不得已便想到外乡替人帮佣,却没有人雇他。于是他便悄悄来到贼人的营地外等待机会,正巧碰上到井边汲水的妻子,两人约定在屋外堆积柴薪,半夜他在屋外放火,妻子则趁乱逃跑。到了半夜他点火烧屋,火势很快就蔓延开来,贼人惊慌失措,有些贼人甚至裸着身子逃命,这时他就堵在营门口将贼人一一射杀。直到贼人全部死光,他才带领妻子及贼人所虏获的财物一起回家。消息传出后,其他贼人闻之丧胆,再也不敢打劫管家庄。这位庄主的胆识与机智,和班超相比可说是毫不逊色。假使这位庄主家园未遭洗劫,或者为别人打工而有人雇了他,他就会因环境安逸而不想另有作为。看了管庄主的故事,我不能不相信人在危难中会产生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