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企职业经理人的苦乐2

有朋友终于从国企离职了,小聚中借着酒兴大为吐槽。朋友现在离开职场,终于可以站在“上帝”的角度品头论足一番。漫无边际的闲聊,归纳起来有这样几个问题:

难以蜕去的行政外衣,行政化思维与企业化运行。政府行政部门的色彩无处不在,领导一方面想推企业进入市场运作,一方面难以摆脱政府无形的手,有点“难逃五指山”的感觉。

复杂的人事背景,冷谈的人事关系。新进员工难以融入以前的团队。人与人之间就是工作关系,下班后每个人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去了。别说企业的大圈子,连个小圈子都难得有。

忙闲不均,少数人在划船。越是轻闲的人,越是“来头不小”,有很深的人事背景。忙的人多是那些业务部门骨干、技术人员,当然挨骂的人也是他们——朋友到现在为止说不出领导对他们有什么奖励。

越级汇报,越级指挥。你会发现有的部门负责人、甚至员工很“牛逼”,因为他可以直接跟某某领导汇报工作,分管领导直接签字完善程序。上级领导也“乐此不疲”,好像如此才能获得“掌控感”。

其实,无论国企民企都有这些现象。做为职业经理人,有些问题是无法改变的,必须具备很强的企业文化适应性。能融入最好,不能融入也必须做好自己——除非你离开了。世界是变化的,事物也是变化的,要以动态的眼光看人看事。所以不必“怨天尤人”,更不能“自暴自弃”,大可把自己当成“即插即用”的系统配件,最大程度地适应原系统,同时最大程度地发挥配件自身的功能。最后,少些感慨,多些实际吧,职业经理人,对企业来说是过客(反之亦然),不必把自己当成主人,没有必要抱着“对企业忠诚”的概念——要忠诚的是自己的职业准则、职业道德。

我赞成《联盟》里关于企业或团队的定义,不是家——因为家庭往往无原则地包容成员的错误,企业还是有自身规范的;不是军X队——因为军X队会为了胜利最大程度剥夺个体的人性。它应该是“球队”,比如足球队,篮球队。每个成员有自己的角色,通过配合来获得胜利。球队成员可以自由转会,所以谁对谁都不必谈“忠诚”,谈价值、谈待遇、谈合作共赢就好。所以你遇到那些宣扬“家文化”、“忠诚文化”、“奉献精神”的领导,一定要注意了,听听就好,别信!